欢迎光临我们的网站!公司简介 | 联系我们

某某工厂-专业生产加工、定做各种金属工艺品

国内金属工艺品加工专业厂家
全国服务电话 全国服务电话 400-123-4567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全国服务电话:400-123-4567

传真:+86-123-4567

手机:138 0000 000

邮箱:admin@admin.com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资讯
走进亚马孙
发布时间:2024-03-07 15:01 来源:网络

  从秘鲁的首都利马乘飞机,一个多小时便能抵达伊基托斯。由空中俯瞰,一条黄色大河蜿蜒流淌,其他地方尽数青翠——亚马孙,我来了!

  刚下飞机,一股热浪扑面而来,立刻让人感受到亚马孙的热情。伊基托斯的机场很小,出了机场就是停车场,导游说大家的运气真好,赶上一辆有空调的大巴车。为什么这么说?我的目光不禁转向周边的车辆,进而发现导游所言非虚,这儿的公交车连车玻璃都没有;蹦蹦儿车很多,钻来钻去,司机一脚一脚踩刹车,不以为意。

  我们乘车来到一个简易码头,登上一条可承载二十多人的小船,船行不久,便进入亚马孙河的主河道。主河道河面宽阔,浊浪横天,河上漂着各种杂物,多数是木头。为了安全起见,小船要保持在河中心行驶,船老大还要小心翼翼地躲避各种障碍。忽然,他开足马力,小船如摩托艇般劈波斩浪,溅起的水花打湿了坐在船后部的乘客,紧接着又是一个急停……有大船迎面驶来,他要等大船的浪头过去,再继续前行。就这样走了一个多小时,我们终于抵达四十公里外的红棉村。在红棉村的热带雨林酒店安顿好,酒店服务员送来迷人的红色饮料——用当地特产卡姆果榨的果汁。

  亚马孙河是世界上流量最大的河,其流量相当于七条长江;它的流域面积全世界最广,约七百万平方公里;它的支流数量也最多,多达一万五千条,全水系可供通航的河道近三万公里;它的水量丰沛,在地球表面流动的水中,有两成多都来自亚马孙河。

  导游在机场就反复提醒大家喷好驱蚊液,“千万别染上登革热,染上登革热就麻烦了”。大家深知“登革热”的威力,不仅喷了辣眼的驱蚊液,还尽可能裹住自己,以减少皮肤的暴露。谁料走进原始森林后,蚊虫没见多少,更直观的感受像进了桑拿屋,浑身汗透。树木高大,遮天蔽日,地上都是树叶和各种不知名的花、果、蘑菇,以及黑褐色的腐殖质。路遇一棵约四百年树龄的榕树,树干粗大,震撼视觉。还有一种会“走路”的棕榈树,树下有许多气根,每年可移动约三十厘米;为了争夺赖以生存的阳光,它要向有阳光的地方持续移动,浅褐色的新树根或许就预示着它前进的方向。在一棵大树上,我发现一个巨型蚂蚁窝,不禁想起前段时间在云南腾冲看到的加工过的蚂蚁窝,身处遥远的亚马孙,我竟见识了它最初的样子。

  我是被清脆的鸟叫唤醒的,窗外又是一个美好的清晨。走出门,蓝天白云,阳光明媚,气温宜人。一只黑羽啄木鸟从远处飞来,嘴里衔着小虫子,它立在枝头瞭望一番,似乎不见敌情,便飞到树洞唤出小鸟。小鸟已老大不小,它探出头看着我,好像在说有什么可怕的,早该出来打天下。亚马孙河流域的鸟类十分丰富,好友拿着长焦镜头“打鸟”,一早上就打了二十四种。走在路上,我又与竹节虫不期而遇,为了躲避天敌,它把自己伪装成草根,细竹竿的腿脚撑起老大的身体,若不细看,还真发现不了。一棵棕榈树的树顶团着一只树懒,它一动不动,与树融为一体,只有用相机镜头拉过来,才辨得清它黑白的毛发。蜥蜴也耐不住寂寞现身了,一尺多长的绿色身体,头部有红色的斑纹,它侧目看看我,又不慌不忙地钻到草丛中。

  准备妥当,我们乘船来到一处原始部落,进村后看见一个圆形的草棚,草棚外正售卖旅游商品。几个女人干草蔽体,上身,一些人的额头上还抹着红色;有个女孩子抱着一只小树懒,有个年龄大点的妇女身上趴着一只黑色的小猴子。走到院子里,只见原住民越来越多,导游说:“他们要表演节目了。”

  进入圆顶的大草房子,有人奏乐,有人打鼓,一位酋长打扮的男人正带着一群人载歌载舞,那舞蹈并不复杂。表演了两个节目,导游说他们该请你们上场了,果然,一个小女孩邀我加入舞蹈的行列。我攥着小女孩的手跟随大家的节奏往前走,她径直走,并没有跳舞;前面的人转圈时,我就拉着她转圈。音乐停止了,我想找一块糖送给她,遍寻不见,有些尴尬。

  随后,“酋长”到院子里表演“吹箭”。八九米开外的木头人像是靶子,“酋长”拿起一根两米多长的空心木杆,在木杆里放一支小箭,双手握住木杆,吹口气,箭镞正中木头人像的中部,赢得阵阵喝彩。“酋长”一连表演三次,三次皆命中。正当大家以为表演结束了,导游说:“大家也可以来试一试。”夫人自告奋勇一试,命我拍照,请导游帮忙托木杆。她瞄了瞄,一口气吹出去,命中!我光顾着喝彩,忘记拍照,引来一片哄笑。见夫人一击命中,我也跃跃欲试,自己握住木杆,瞄了瞄,可吹气的时候动作变形,歪了,又引来一片哄笑。第二次尝试时,“酋长”示意我把木杆往上抬一点,可我没在意;箭射出去后果然偏低,击中木头人像的下部。想当年印加人埋伏在暗处,“一剑封喉”,也够让西班牙殖民者胆寒的。

  为了帮助这些原住民,大家纷纷购买他们制作的工艺品,我挑选了一个用鳄鱼头骨制作的小挂件,为此行留念。也许是大家诚意满满,“酋长”还把树懒抱了过来,我们小心翼翼地抱着树懒合影。

  领略完原始部落的独特风情,接下来就是我所期待的钓鱼活动了。船行半小时,在亚马孙河主河道与一条支流的交汇处放慢速度,那条支流的水明显清澈些。船工告诉我们这里有亚马孙河豚,他吹了吹口哨,果真有几只河豚跳出水面,像是在与船工打招呼;可惜时间太短,来不及按快门。船继续往支流的方向行驶,停在有大树的岸边,船工分发用树枝做的鱼竿,还有一碗切碎的鸡肉,大家分头去钓鱼。这一带有鱼活动,而且是食人鱼,个头不大,牙齿极锋利。没过多久就有人惊呼:“钓到啦!”很漂亮的小鱼,不大,也就二两,两排牙齿锋利无比。这食人鱼贼得很,很少吞钩,多从旁边咬,钓鱼经常变成喂鱼;大家钓上来的鱼有钩腮的,有钩背的,极少钩嘴。虽然我只蒙着钓上来一条小猫鱼,还是十分高兴。